作者: 后歆桐

  [ 今年美股IPO的首日平均收益也创出互联网泡沫以来的最高水平。佛罗里达大学教授、IPO专家里特(Jay Ritter)编制的数据显示,今年美股IPO的首日回报率平均为41%,是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之后的最高水平。当时,IPO首日平均涨幅为56%。 ]

  [ 今年截至12月初,美股市场上已有430宗IPO交易,募资规模已超1550亿美元。 ]

  今年美股IPO市场的狂热态势创2000年互联网泡沫以来之最。

  IPO数据研究机构Dealogic的数据显示,今年截至12月初,美股市场上已有430宗IPO交易,募资规模已超1550亿美元,远超2000年互联网泡沫后任何一年的全年募资记录。在此狂潮下,除了传统的IPO发行方式,一些急着赶上好时机上市的企业纷纷“曲线救国”,采取借壳上市的方式,使得这种过去较冷门的上市方式也火了一把。根据Dealogic的数据,今年截至10月初,通过借壳上市筹集的资金占据所有IPO筹资的40%以上,而过去10年的平均比例仅为9%。

  除了创纪录的发行规模,今年美股IPO的首日平均收益也创出互联网泡沫以来的最高水平。佛罗里达大学教授、IPO专家里特(Jay Ritter)编制的数据显示,今年美股IPO的首日回报率平均为41%,是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之后的最高水平。当时,IPO首日平均涨幅为56%。

  IPO发行热堪比互联网泡沫时期

  借着这股“东风”上市的企业均表现惊人,投资了相关股票的投资者也赚得盆满钵满。

  房屋租赁公司爱彼迎(Airbnb)在12月初以68美元的价格上市后,首日开盘即飙升至146美元,上涨逾一倍,使其估值达到了1000亿美元。早其一天上市的美国外卖平台DoorDash开盘首日飙升86%的股价也将其总市值推高至550亿美元以上,而其估值在上一轮私募融资时仅为160亿美元。

  今年9月上市的云计算企业雪花(Snowflake)截至今年10月的过去12个月的营收为4.89亿美元,而其上市后的市值已达到其营收的200倍以上。数据分析公司Palantir Technologies Inc.9月上市时的估值约210亿美元,目前市值已涨至500亿美元,相当于其营收的50倍。

  此外,今年至少有三家新上市的电动车企业目前的估值已超过20亿美元,但它们至今都未实现盈利,这使得更多规模更小的电动车企业也开始计划公开上市。

  此前多项投资连续遭遇亏损的软银集团因DoorDash而一扫阴霾。过去三年,软银在DoorDash的四轮融资中总计投资了6.8亿美元,持有其25%股份,这些股份在Door Dash上市首日暴涨后升值至119亿美元,软银净赚112亿美元。这也使得软银自身的股价升至20年来最高,市值升至约1600亿美元。

  同样地,此前被人怀疑廉颇老矣的“股神”巴菲特也同样因重仓雪花而在其上市当日净赚8亿美元。

  不过,这一IPO狂潮近期似有放缓的趋势。原本计划在12月上市的电子游戏企业Roblox Corp.将其上市时间推迟到明年年初。其给出的原因是企业目前正在改善流程,以提高员工、股东和未来投资者的利益。

  另一家计划于12月上市的金融科技企业Affirm也称IPO可能推迟到最早明年1月,因为其尚未获得美国证监会(SEC)的批准。Affirm12月稍早宣布,计划以3.4亿加元(合2.66亿美元)收购加拿大的PayBright。知情人士称,这笔收购也可能是SEC迟迟不批准其IPO的原因之一。

  新股估值虚高引担忧

  伴随今年的IPO热潮及企业上市后与业绩不成正比的超高估值,如今,IPO“泡沫”的担心论调又开始浮现。不论美股今年的IPO狂潮是否会偃旗息鼓,市场人士已对此表示质疑甚至做出警示。在他们看来,这些上市的企业的估值存在严重虚高。

  近期IPO的一些企业相对于其收入的估值处于互联网泡沫以来的最高水平。许多依旧亏损的初创企业的估值甚至已超过一些美国大型企业、行业龙头。

  比如,DoorDash的市值为560亿美元,仅略低于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 Co.);爱彼迎的市值已达830亿美元,超过了联邦快递(FedEx Corp.);雪花的价值更是超过1000亿美元,比高盛还高。

  根据里特编制的数据,今年投资者对新上市的科技企业的估值中位数为其上市前12个月营收的23.9倍,为过去20年来最高。在2010~2020年期间,这一估值中位数一直在6倍左右。

  软银集团旗下规模为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的首席执行官米斯拉(Rajeev Misra)在上个月与新街研究有限公司的一位分析师的谈话中也称:“眼下,公开市场非常活跃。不同于2018年、2019年,企业能在公开市场获得的估值比私人市场还好。”

  但里特表示:“我很难理解其中一些企业的估值。”在他看来,市场如今对盈利能力不强的初创企业和利润稳定的老牌巨头的热情可谓“天差地别”。

  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 Inc.)的首席执行官芬克(Larry Fink)也在爱彼迎、DoorDash上市当周的一个线上活动中表示,某些IPO的定价水平最终“不可持续”。

  “问题在于,市场对这些公司的预期增长率是否定价过高?”芬克毫不讳言,“(未来)可能会有很多事故发生。”

  Fit Advisors的创始人加里瓦拉(Anjali Jariwala)也预警称:“人们应该对IPO谨慎,因为在上市之前它们往往被高估了。就像任何投资一样,你应该谨慎行事,不要被媒体的狂热所吞噬。”

  而一些IPO企业的负责人自己也被近期如此高的市场定价“惊吓”到。

  爱彼迎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切斯基(Brian Chesky)当日在彭博电视台露面时,当听到爱彼迎的首日开盘价时,一时间竟也不知所措、瞠目结舌。

  里特称,对这些IPO给予如此高的定价可能意味着投资者指望这些企业能在未来多年内维持快速增长,并希望其中一些企业能够主导行业,创造巨额利润。

  但事实上,要满足股市投资者的高期望可能会很困难。虽然亚马逊、谷歌等证明企业在规模已经很大的情况下还有可能继续快速扩张,但大部分上市企业在成熟和壮大后,都无法保持其早期的增速。

  以爱彼迎为例,其年收入增长率从2016~2019年,逐渐从80%放缓至31%。在此次疫情初期,由于旅游业停滞不前,爱彼迎平台上的预订量大幅下降,使得其在2020年前9个月的营收比上年同期下降了32%。

  “但(在这种IPO市场狂热下)人们会被大势驱使着投资。”美国银行的美洲股票资本市场主管库尼(Jim Cooney)感慨称,“即使投资者不喜欢某些科技企业的估值,他们也知道它们很可能会继续上涨,至少在短期内是这样。”

上一篇:PROTAC:股价一夜翻倍,资本市场正在犒赏核心技术    下一篇:欧冠搞笑一幕:桑切斯大力头槌 被队友卢卡库挡出    

Powered by 固原市鞋鼓生物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